第四百八十五章天丹!天丹!-叮叮小石头

<sup></sup>
<output class="spzt"></output>
第一小说 > 我有一座气运祭坛 > 第四百八十五章天丹!天丹!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百八十五章天丹!天丹!

        这一刻,整片空间都好似定格了一般,宛如一副极其神异的画卷,盘膝坐在虚空中的陈渊,配合上方绽放金光的丹丸,像是在求丹一样。
       天丹!天丹!
       今日,陈渊正式入了天丹层次,达到了丹境的最后一步,距离那江湖中的巨擘也只有一步之遥。
       金色的真丹逸散着一股极其恐怖的力量,隐隐与天地相合,像是被天地之力所凝炼而成的一枚九转金丹!
       天丹,顾名思义,便是武者自身领悟天地之意,以自身力量与天地力量两种力量汇于一体而成的神丹。
       而突破了这丹境中最为难的一关,所带给陈渊的力量也将是无比巨大,每一次动手掌控的天地力量会更加的强大!
       看着悬于虚空的天丹,陈渊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接着,心念一动,周身四肢百窍打开,一股强大的吸力生出。
       虚空中那绽放金光的真丹则是收敛光芒,被陈渊吞入了腹中。
       丹田内,天丹的力量瞬间涌入陈渊周身,其周身气势也随之节节攀升!
       强大!恐怖!
       这是陈渊现在最直观的感受,他凝望着远方的沉血湖,随手一指,瞬间一缕光芒炸响在湖中,整片湖水都在这一指之下被搅动。
       周围的天地元气与他更加的亲近,现在所能掌控的力量,远超之前实丹境界倍许!
       现在他才明白天丹境的恐怖,知道为何天丹才是丹境中最强大的一个境界,为何能够对低层次的实丹虚丹武者会有碾压之势。
       这一切,都在掌控的天地之力上。
       如果说虚丹实丹只是初步掌控天地元气的话,那领悟了天地之意的天丹强者便是完全掌控周围的天地元气。
       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虽然寿元没有增长,但实力却是更加的恐怖了。
       而他,也距离武道之巅更近了一步!
       等到碎丹化神之后,陈渊的寿元也将一跃而暴增,成为江湖中的顶尖人物,这些....已经不远了。
       突破天丹让陈渊多了很多感触,其实他强大的还不止是力量,自身凝练的真意也更加恐怖,拳意、刀意,这些都能统合称之为陈渊的武道真意。
       一拳出,撼山动!
       他思索着,自己现在的意境若是跟之前尚未突破的姜河相比的话,那....孰强孰弱?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陈渊见过姜河出手,对比的话,他自觉自己绝对不会输,至于能不能胜,就得看姜河会不会动用化阳境的手段了。
       摩罗的身影缓缓在陈渊面前显现,双手合十笑道:
       “恭贺修罗道友破境天丹!”
       “前辈!”
       陈渊一脸郑重的拱手抱拳。
       ......
       ......
       成功突破的陈渊没有急着立刻动身,事实上,直到现在,他的时间依然还很宽裕,在摩罗的指点下,
       他又在沉血湖附近修养了一日时间,稳固了自身修为后才正式开始动身。
       在修养的过程中,陈渊自己也衡量了一下自己的实力,他估摸着以自己所了解的情况,再结合他自身的实力来看的话。
       绝对能够匹敌风云榜前三的强者。
       化阳真人不出,他不惧任何人。
       甚至就算是化阳真人对他截杀,即便是不动用陈氏战旗内的英灵和摩罗前辈,他也有把握能够保住性命。
       甚至是全身而退!
       不要觉得此事很简单,事实上,能在化阳真人手中全身而退的丹境宗师,满天下去数,也找不出几个。
       全部都是风云榜上前列的高手。
       这等层次,完全能够横行州府。
       而现在,他也终于能够筹备外放一地的事宜了,现在时间对他来说很宝贵,若想在日后天下大乱的时候占据先机,必须提早就规划好自己的地盘。
       有道神宫这个依仗,他也有把握能够守住自己的势力。
       而他为自己谋划的地方,便是青蜀二州,在这里至少他还拥有一定的根基,只是还不能完全断定自己会不会被封镇到此处。
       原本他还想着要不要趁此时机去杀掉蜀州金使,但仔细衡量了一番最终还是作罢。
       朝廷的人不是蠢货,若是他刚刚突破就有蜀州金使陨落,为他腾出空隙的话,难免不会让高层注意到他的身上。
       至少也得静等一些时间,然后....请道神宫的其他人动手。
       这是陈渊心中隐隐的谋划。
       离开了沉血湖,陈渊直奔青州的方向而去,没有再回陈家村,大伯已经说的很明确了,没有能力再帮他。
       既如此,也只有等日后再说什么报答之事。
       沉血湖距离汤山府不算远,陈渊决定还是按照自己之前的来路重新回去,至于叙旧,便没有这个必要了。
       不过他虽然不想,但在途径汤山府的时候,还是意外遇上了故人。
       岳山以及...之前在常山府遇到的小乞丐石毅。
       他听从了陈渊的话,历经万难,抵达了汤山府,也成功的跟在了岳山的身边做事,实际上,上一次陈渊路经汤山的时候,就曾问询过此事。
       只不过没有召见石毅而已,没想到又机缘巧合的遇上了。
       想了想,陈渊决定还是现身一见。
       此刻岳山正在一处山林中指点着石毅修行,告诉他错漏并加以指点,手中还拿着一根细细的竹条,不断在他的身上抽打着,并不断训斥:
       “小子,就这么点本事儿,也想成为大人的弟子?”
       “晚辈....”
       石毅正想反驳,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二人的耳中。
       “岳山。”
       “谁?”
       警惕的岳山猛然回首,当看清来人的时候,眼中的戒备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则是喜悦之色,连忙单膝跪地:
       “卑职参见大人!”
       石毅也连忙跪在地上,沉声道:
       “弟子石毅,参见师尊!”
       虽然陈渊曾经喝令过石毅不要叫他师傅,等到了丹境才有资格,但石毅可管不了这么多,先将名分定下再说。
       来到汤山府之后,他才知道在常山遇上的姓陈贵人是谁。
       陈渊!
       妖刀陈渊!
       名震江湖的妖刀陈渊!
       绝对是他所仰望的绝顶人物,跟他比起来,曾经在常山府中认为的那些武道高手根本算不了什么,
       就是个皮毛而已。
       最重要的是,在汤山陈渊还受到了所有人的尊重。
       这等拥有权势而又强大的人,自然让他心中向往。
       之后,通过一些方法找上岳山之后,他曾有意无意的透露出自己是陈渊的记名弟子,只不过公事繁忙,没有时间教导,这才让他来到汤山随在岳山身边修行。
       曾经承诺过他,等到他结成真丹便收他为亲传弟子。
       这句话倒不算是假话,因为陈渊之前的确说过这样的话,只不过记名弟子和没时间教导一事就是他作为一个乞丐的小聪明了。
       果不其然,当他透露出这一点后,汤山府巡天司的人都对他另眼相看,岳山虽然不觉得自家大人会收徒,
       但想了想还是留在身边教导,且更加的严厉。
       后面还有一位尊贵的夫人曾经召见过他,自称是师尊的夫人,问询了他之前所说的话,面对这样的人小石头自然是不敢像其他人一样欺骗。
       直接将当时所发生的事情全盘托出。
       徐夫人也没有怪罪他,赏赐了一些东西便作罢,自此后,就一直跟随在岳山身边修行,自身也正式踏上了武道之路。
       在朝夕相处的时间里,石毅称呼岳山为岳叔,知道了陈渊曾经在南陵府时的一些过往,心中不由的更为敬佩和向往。
       并在心中暗暗发誓,总有一天将追上师尊陈渊的脚步。
       “起身吧。”
       陈渊心念一动,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二人托起。
       岳山看着熟悉的陈渊,同时也感觉到了一股陌生的感觉,同时,还伴随着一股深不可测的气息,不由的明悟,自家大人更加恐怖了!
       “大人怎么来了此地?”岳山拱手问道。
       “正巧路过,见到是你,便下来看看。”
       陈渊笑了笑。
       他上次来的时候由于时间比较紧迫,便没有接见太多人,这些人也不知道他曾经来过汤山府。
       “不错,修为又强了。”
       陈渊勉励的夸奖了几句。
       相比于之前,岳山的修为赫然已经突破通玄,可想而知自从没有再跟随在陈渊身边后,有多么努力。
       当然,其本身所得到的资源和自身的天赋也不可忽视。
       “卑职惟愿日后能够继续跟在大人身边。”
       岳山连忙表态道。
       “会有机会的。”
       “师尊。”
       石毅十分恭谨的站在一旁。
       “不错,好好修行,等你达到了我的要求,自会收你入门下。”既然这小子选择了来到汤山,那他自然也不会食言。
       一个弟子而已,算不得什么。
       “是,弟子定当努力修行,不负师尊所望。”石毅一脸的激动之情。
       在交谈中,陈渊也算是了解了岳山的一些近况,称得上非常不错,在汤山府内有极大的权势,掌控着不小的势力。
       同时,还能有资格求见徐夫人,至少在这里,没有人敢小觑他。
       就算是韩愈杜明几人见到岳山时,也近乎是以平等相待。
       除了岳山外,像是莫东河、严青、云江四鬼等人也都是如此,虽然修为只是凝罡,但地位却不低。
       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曾是陈渊的贴身下属,曾跟随在他身边很久,是绝对的心腹,怎么可能敢让他们不痛快?
       宰相门前七品官的道理他们还是明白的。
       就连徐夫人每逢节假之时的礼物也从没有短缺过他们的一份儿,可谓是地位尊崇。
       当然,岳山等人也很识趣儿,从没有仗着自己的元老地位就嚣张跋扈,反而十分低调的听从韩愈等人的命令。
       用上他们元老身份的时候,也从不含糊。
       对于这些曾经的属下,陈渊还是较为看重和信任的,虽然他们的修为已经被他远远拉开,当个侍卫都不合格,但这不怪他们。
       事实上,他们已经在万分努力的追赶了。
       但差距却是越来越大,直到再也看不到身影。
       不过他们几人的资质还是合格的,有充沛的资源支持修行,至少通玄境是没有什么太大问题的,至于能不能顺势结丹享寿三甲子就要看他们自身的机缘了。
       这一点,谁也帮不上他们。
       指点了岳山一些修行上的事情后,陈渊便没有过多的停留,直接御空离开。
       望着陈渊远去的背影,岳山感叹道:
       “差距又大了啊!”
       这一句话,是岳山莫东河等人闲来无事饮酒时常说的话,他们虽然远在汤山,但也知道自家大人曾在京城创下过偌大的名声。
       绝对是名震京城的那种。
       这也让他们都生出了一抹不真实的感觉。
       谁能想到,当年那个在平安县见过的小小捕快,短短数年时间便一飞冲天,让他们仰望都仰望不到!
       他们曾经说起过,第一次见到陈渊的时候,应该是在章大人的率领下追查无生教妖人的时候,在黄家门前!
       “小子,努力修行吧,等你结丹,大人想必已经成为了天下最强者,你要是有这么个师尊,普天之下任你横行!”
       岳山轻声道。
       石毅神情坚定的点了点头:
       “岳叔,我会的,到时候我罩着你。”
       “行,老子看看你能不能达到那一天。”
       “放心就是。”
       “行了,继续练功吧,老子时间有限,明天你自己来。”
       “岳叔又去勾栏?”
       “你小子懂什么,老子是阴阳调和,一阴一阳为之道,此乃是大人曾经说过的话。”
       “真的?”
       石毅有些不信,他可没听说过师尊好去勾栏,倒是有些奇特的爱好,与众不同。
       “老子还骗你不成?”
       “那我....”
       “你就别想了,区区一只童子鸡还是好好修行吧,等你长大了再说,不然,那血盆大口会吃了你的。”
       “那为什么不吃你?”
       “因为老子长大了,她们吃不下!”
       ......
       ......
       告别了岳山,陈渊一路朝着青州城的方向而去,并没有再见徐夫人,不然又会难免耽搁一些时间。
       要说的话,之前就已经说过了,要给的东西,也彻底给了她。
       总之,没有必要停留。
       不止是汤山,连途径南陵府的时候陈渊都没有停留,一路疾驰,犹如流星一般划过天际直奔青州城。
       途中也很平静,没有出任何事儿,更没有不开眼的家伙上前找死,也没有他之前所预想的敌人出来对他动手。
       原本按照他的猜想,自己都已经拥有了斩杀七杀殿阎罗的实力,应该被忌惮的更强,会有更加强大的敌人跳出来才对。
       但销声匿迹,属实是让他有些意外了。
       不过,他也没有放松警惕之心,或许敌人就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对他出手。
       除此之外,陈渊还打探过关于七杀殿阎罗的事情,但很显然,并没有任何的消息流出,也没有关于沉血湖的事情在江湖中流传。
       很显然,这件事没有流传出去。
       许是七杀殿也觉得不光彩吧....
       当然,如此对于陈渊来讲更加合适,他并不希望自己再度名动江湖,他的天赋已经人尽皆知了,没必要再去加深印象。
       低调才是王道,只可惜之前的很多事情并不是他想要如何就能够如何的。
       没有打探到关于自己的事情,但陈渊还了解到了一件有些意思的事儿,据传是在东海有一波三大家族的东瀛武者被一位路过的中原强者给灭了。
       其中不乏丹境宗师。
       让东瀛三大家族暴怒,方言要让那人付出代价,而这件事所造成的后果则是让那位强者大怒,又灭杀了不少三大家族的高手。
       短短数日时间,就有超过百名倭奴丧生中原,三大家族也损失惨重,很多谋划的势力都被覆灭。
       一时之间,倒是在江湖中造成了不小的动静。
       不过,这跟陈渊关系不大,他只是关注了一番后便不再去注意。
       用了两日时间,陈渊匆匆赶到了青州,暗中见了一次姜河,二人交谈了很多,陈渊也将自己突破的事情告诉了他。
       但姜河却没有表现出惊讶,似乎早已经料到了。
       一番交谈修行事宜过后,陈渊又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姜河,说他如今已经突破天丹境,有资格外放一地成为金使。
       虽然资历少了一些,但功绩却不低。
       单单是上一次在京城为朝廷挽回颜面,碎了东瀛武者的须弥幻境便是大功一件,这方面无需太过担心。
       姜河问陈渊想去何地。
       陈渊指了指蜀州,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此地位居青州以南,距离京城很远,同时此地又是少有的丰饶之地,资源丰富,可以急需实力,若真有一天天下大变,这里可以与青州相望。
       以道神宫的实力,再不济也能守住一地,是目前最为绝佳的地点。
       姜河看着陈渊指出的地方沉默了许久,最后也表示赞同,但同时也告诉陈渊不要操之过急,至少短时间内不行。
       这件事他会帮忙谋划,等陈渊突破的风头过去,他会出手杀了蜀州金使,帮他坐上蜀州金使的位子!
       陈渊表示感谢,之后二人又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谈....
       ————
       打开、卡,求。
       感谢书友2060的打赏支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pcctv.com。

/如果爱变了质/飞狒/小工爵不为奴/神光吐槽/我和九个倾国倾城的姐姐/郎中o。
/就不该相遇/灵楠/祖传商行系统/凤尔/重生之顾清/笨笨猫爱吃鱼。
/我可以在修仙界下载MOD/不吐墨的章鱼/白云无漾/温顺的蚂蚁/[网王/幸村]你似无意穿堂风/蓁兮。
/登天路1/北海巨妖??????? 两位校友以自己的成长经历,用精彩生动的语言,真实的事例,贴近学生、充满激情的叙述,做了树立正确目标、打好坚实基础、坚定自身信心,为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而努力进取的主题演讲。
滕老师用?竹子定律?解释自己能获得比赛佳绩的原因,竹子生长的前四年仅仅长了3厘米,从第五年开始就以每天30厘米的速度疯狂生长,正如她本人在平时的班主任工作中厚积薄发,积累了丰富的班主任工作经验,才能在比赛的10分钟内游刃有余。
4月14日上午,宁波市副市长许亚南一行莅临我有一座气运祭坛,检查学校开学复课工作的落实情况。
此次英语类比赛为我有一座气运祭坛艺术节增添了另一种色彩,扩大了艺术节比赛项目的参与度,也为同学们展示英语功底提供了机会。
由计票人发放选票,会员们按照规则填写选票,我有一座气运祭坛依次将选票投入投票箱。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