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阎罗陨落!-叮叮小石头

<sup></sup>
<output class="spzt"></output>
第一小说 > 我有一座气运祭坛 > 第四百八十二章阎罗陨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百八十二章阎罗陨落!

        在转轮阎罗被钉死的那一刹那,整片虚空都好似彻底凝滞了一般。
       像是一幅瑰丽的画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微风拂过转轮阎罗的发梢,一缕长发缓缓而动,其脸上的面具也随之脱落,露出了真容。
       面白无须,容貌年轻,与其之前嘶哑的声音毫不相符。
       虚空中的战鼓也在这一刻停止,陈渊的目光锁定在转轮阎罗的身上,纵然其被钉死,他也没有丝毫的放松警惕。
       因为化阳真人,是有元神的!
       而炼神强者,足以彻底与肉身分离,虽然重铸肉身会有极大的损伤,但也不失为一条退路,果然,在陈渊盯着他的时候。
       转轮阎罗低下头,死死的凝视着陈渊,冷声道:
       “陈渊,今日你斩我肉身,来日必灭你满门!”
       声音落罢,其肉身在虚空中寸寸崩裂,接着,一道三寸元神自其灵台跃出,想要通过元神的极速逃离此处。
       但,十万英灵在此,怎么可能如此简单?
       陈渊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喃喃道:
       “可惜,你没有来日了!”
       果然,在他说罢之后,虚空中的战鼓重新响起,原本极速离去的转轮元神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了下来。
       他的脸上也第一次出现了惊慌之色。
       而陈渊之所以如此笃定,则是摩罗前辈告诉他,周围弥漫的阴气没有那么简单,这些军中英灵也并非没有面对过化阳真人。
       岂能不提前做好准备。
       那些陈家军将士虽然陨落,但本能的反应还是在的。
       嘹亮的战鼓震彻虚空,十万陈家军将士一声声断喝,在虚空中泛起了波澜,而每一次断喝,转轮阎罗的元神便会虚弱一分。
       “杀!”
       “杀!”
       “杀!”
       七道吼声,彻底的震碎了转轮阎罗的元神,在临死之前,他也只有一道不甘的声音传出:
       “不!!!”
       之后,泯灭虚空。
       至此,这位七杀殿的第四转轮阎罗,彻底陨落沉血湖!
       ......
       ......
       血州,七杀殿山门。
       相比于传统的山门,七杀殿有所不同,这个势力在血州掌控了很大的一部分势力,近乎与魔域内的天魔殿平分秋色。
       两座势力便近乎占据了血州疆域的三分之二。
       不要觉得少,相比于其他州府,血州在大晋十三州之中的疆域大小是当之无愧的前三,近乎能比得上两个青州大小。
       且并非是那种荒芜之地,乃是真正的南方精华之地。
       也正是如此,朝廷才念念不忘想要收服血州,只不过,平日里血州内斗不休,但若是朝廷插手,便会不约而同的枪口一致对外。
       是以,自前楚覆亡,大晋便一直没有收复血州,甚至动用了极大的力量,但也只是占据了血州一隅之地而已。
       虽号称坐拥中原十三州,数十万里疆域,但真实情况却并非如此。
       七杀殿的山门江湖少有人得知,唯有自己人知道,其原因是因为七杀殿的山门坐落在一方秘境之中。
       这绝对是江湖少有了。
       若是从上空俯视下去,整个七杀殿秘境却像是一处幽冥之地,这里没有白天,只有黑暗,身着各式俯视的七杀殿弟子永不停歇的进行着杀伐、训练、这是整个七杀殿的宗旨。
       而位于整个秘境中心处,则是坐落着一处巨大无比的诡异宫殿,通体漆黑如墨,唯有一颗颗价值连城的明珠才能将此处照亮。
       宫殿内一共有七个座位,一人居中,六人分列左右,呈半圆形。
       每张座椅上方都悬浮着一枚散发着幽暗的六棱晶石,这是七杀殿阎罗的魂灯所在,若身陨,则晶石灭。
       居中的黑袍身影脸上挂着一张邪异无比的面具,头戴冠冕,正在跟下面的三个阎罗吩咐着什么,忽然间,
       几人的目光同时一凝,转到了第四张座椅之上。
       上面的晶石忽明忽然,闪烁了三息时间,接着彻底熄灭。
       整座大殿的气氛瞬间凝固。
       “转轮去执行了什么任务?”
       七杀殿殿主沉默了一瞬,接着继续开口问道。
       其左手的一名身着黑袍的男子,沉声道:
       “接了东瀛三大家族的人物,去截杀陈渊了。”
       “风云榜二十一,妖刀陈渊?”
       “是。”
       这一声确切的答复,让整座大殿再度寂静了片刻,似乎都在对这件事而感到惊诧,但这也实属正常。
       因为陈渊与转轮阎罗的实力差距太大了!
       一个不过实丹修为,另一个却是七杀殿排名第四的转轮阎罗,修为早已经修至炼神巅峰,绝对是江湖中少有的强者。
       但事实就摆在面前,转轮....死了,元神彻底泯灭。
       若是元神不灭,魂灯也根本不会熄灭。
       转轮死在了一个实丹武者的手中,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极其惊人的消息,就算陈渊不是普通的丹境宗师,拥有偌大的名声。
       可...他的修为距离化阳还很远。
       能做到这一步,绝对是有问题的。
       “殿主,我们...该如何?”
       右边的一名阎罗打破了寂静的气氛开口问道。
       七杀殿殿主的目光明灭不定,手指敲击着手边的扶手,沉默了许久后,开口道:
       “规矩不能破,将此事通知雇主,若是他们还想诛杀陈渊的话,价格提升十倍,本座会亲自出手,
       我还真想看看,一个区区丹境宗师,又有什么手段能够让一位化阳真人陨落....”
       “是。”
       “还有,告诉下面的那些金牌杀手,七杀阎罗有空缺,谁第一个突破化阳,闯过九死关,便是新的转轮阎罗。”
       “是。”
       “殿主,此事要传扬出去吗?”
       左边的黑袍阎罗开口问道。
       很显然,若是陈渊灭杀一位七杀殿阎罗的消息传出去,一定会引起巨大的震动,那些对陈渊有怨的人,绝不会再有坐视。
       “被一个丹境宗师斩了一位我七杀殿的阎罗很光彩吗?”
       “我明白了。”
       “将陈渊的等级提升到乙级,日后关于他的任务若要接需要先考虑考虑。”
       “是。”
       “好了,继续我们刚才的谈论....”
       七杀殿主沉声道。
       似乎一个阎罗的陨落,并不能让他有太多的动容。
       “是,根据....”
       一切,重新又恢复了之前的场景,唯一的变化,是转轮座椅上的晶石熄灭了,想要等它重新亮起,还需要诞生一位新的阎罗补上他的位子。
       ......
       ......
       沉血湖。
       眼看着七杀殿的那名阎罗完全泯灭,陈渊脸上勾起的笑容缓缓放下,一切....都结束了,还行,这一战不算太过惊诧。
       虽然对于有人请出一位阎罗截杀它有点意外,但也没有太过。
       若是截杀他的是一位丹境宗师的话,才真正让他意外。
       而在诛杀了转轮阎罗之后,那些陈家军的英灵也像是彻底的失去了目标,目光重新变得呆滞,身上的阴气也在逐渐散去。
       阵旗化成的巨人身影也逐渐散去,回归了之前的模样,战旗也重新落入了陈渊的手中,上面的精血依然鲜红。
       “可惜了,这些英灵恐怕也只能在此处召唤一次了。”
       陈渊微微摇头有些可惜。
       这绝对能够算得上一张底牌,连阎罗都能杀,除了真君之外,谁还能杀他?
       “还有其他办法。”
       陈渊的感叹之声刚刚落下,摩罗空灵的声音便在他的耳边响起。
       听到这句话,陈渊的眼睛瞬间一亮,连忙问道:
       “前辈莫非还有什么其他方法能够保留这些英灵?”
       “普通手段自然不行,不过你手中这张阵旗有些神异,恐怕不止是画出来的那么简单,可以收拢这些英魂入旗。”
       “真的?”
       “不过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手中有众生念力,这股力量可以维持英灵不散,只是...脱离了沉血湖,这些英灵一旦泯灭,便不会再轮回复生,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摩罗继续道。
       “为什么?”
       “如你之前大伯所说,此地被你陈家的长辈刻下过大阵,经过百年岁月,已经彻底成型,之前陨落的那些英灵看似泯灭,实则只是化为了阴气,多年后会重新恢复,只要大阵不破,这些英灵残魂至少数百年内都不会泯灭,只是作为代价,不能离开沉血湖范围。”
       “若是每隔一段时日回来一趟补充阴气呢?”陈渊继续问道。
       摩罗:“天道轮转,没有完全不灭的事物,一旦在外泯灭,残魂回归天地,自然不可能重新再度恢复。”
       “这....”
       陈渊沉默了,目光有些犹豫。
       他或许能够凭借着手中的这杆陈氏战旗,让这些陈家军将士的英灵入内,但若是他们泯灭的话,将彻底的消失在世间。
       且....是那种不入轮回的消失。
       这让他多少有些不是滋味,所以才会心中犹豫,因为这些英灵帮了他,虽然是因为他身怀陈家血脉的缘故,但确实是实实在在的帮了他。
       对于有恩于自己的不论是人还是英灵,他都保持着最后的一线良知。
       人若是没有底线,在修行之时也会被心魔影响,彻底沉沦,至少,陈渊自己是这么理解的。
       算了,这张底牌虽好,但他也并非是缺它不可,摩罗前辈才是他最大的依仗。
       沉吟了片刻,陈渊吐出一口浊气,低声道:
       “能否劳烦前辈送这些英灵入轮回,此地虽好,能数百年不灭,但若只是没有灵智,也只是傀儡而已,
       倒不如转世,脱离这人间苦海。”
       皇屠刀内空间。
       见陈渊做出的选择是这个,摩罗原本淡然的目光闪过一丝笑意和赞赏,他未来选定的依仗是此人,但如果他的心性恶念太重,那说不得就要再考虑考虑了。
       毕竟,谁能保证他日后不会因为其他事情而背叛呢?
       况且,一个连底线都没有的人,也成不了什么大事,因为这样的人,不会有人格魅力,不会让人彻底的对他效忠。
       还好,在他与此人接触以来,他所做的事情虽然狠辣了一些,但也不没有丧失最后的底线,将所有人视为可以随时抛弃的东西。
       可以助力。
       “好。”
       摩罗的声音缓缓传出。
       接着,摩罗的虚幻元神缓缓从皇屠刀凝现,盘膝而坐。
       周身散发着一道道慈悲之意,目光转向虚空中那些英灵之时,神情凝重。
       陈渊冲着那漫天的英灵躬身一拜,接着朗声道:
       “陈渊今日多谢诸位相助,请入轮回!”
       摩罗似笑非笑的看了陈渊一眼,口诵佛号,声音震天。
       “阿弥陀佛!”
       声音说过之处,原本那些目光呆滞的陈家军英灵竟是逐渐回转了心神,仿佛重新拥有了灵智,所有人的目光同时转向陈渊。
       似乎是通过那面阵旗听到了之前陈渊的话,为首的几位军中偏将立刻单膝跪下,沉声道:
       “末将王行,愿为陈家世代赴汤蹈火!”
       “末将李斯,愿为陈家世代赴汤蹈火!”
       “末将于烬,愿为陈家世代赴汤蹈火!”
       几为偏将带头,其身后十万将士也同时单膝面朝陈渊下跪:
       “吾等愿为陈家世代赴汤蹈火!”
       “吾等愿为陈家世代赴汤蹈火!”
       十万人齐声,声势震天,方圆数十里内唯有这一个声音,带着无比的决绝。
       “你们....”
       “吾等愿为少主用尽最后一丝力量,还请少主准许吾等脱离沉血湖,如此,便是不入轮回,吾等亦死而无憾。”
       “请少主恩准!”
       “请少主恩准!”
       短短片刻间,这些英魂将士,便将陈渊认为了少主,有陈家血旗为证,他们并不会觉得陈渊是假冒的。
       若是没有陈家血脉,也无法通过这战旗唤醒他们。
       “不行,轮回大道乃是正途,诸位为陈家流尽了最后一滴血,陈渊何敢再要求诸位死后再战值彻底泯灭?”
       陈渊直接开口拒绝。
       “也不一定....”
       忽的,摩罗再度开口。
       “嗯?”陈渊眉头一挑,将目光转向摩罗问道:“前辈此言何意?”
       “方才唤醒这些英灵神智时,贫僧发现他们所有人都还留下了一道天魂,日后若是泯灭了,便能直接入轮回,不会彻底消亡。”
       白衣摩罗面含笑意凝视着陈渊说道。
       陈渊目光闪动,心中思索着摩罗前辈是真的刚刚发现这一点,还是...方才其实是骗他的,只是为了看他如何选择?
       这个问题被他压下,不论是那一种,至少现在对他而言,这些陈家军的英灵将士足以成为他的一臂之力。
       “前辈这一次不会不会看错了吧?”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摩罗说道。
       “不会。”
       得知了肯定的回答,陈渊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抬头面向虚空中一望无际的十万陈家军英魂,淡笑道:
       “既然如此,那晚辈便请诸位再助我一臂之力了。”
       “愿为少主战死!”
       “愿为少主战死!”
       十万人齐声吼道。
       陈渊一挥长袍,双手抱拳:
       “好,那诸位便保留实力,待日后再战一场,来日,必为诸位立碑,今后陈渊会再建陈家军,生生世世供奉诸位将士。”
       “谢少主!”
       “谢少主!”
       “谢....”
       “请诸位入旗!”
       陈渊一步踏出,手中陈氏战旗重新招展,面向虚空,接着,手中光华一闪,万民伞出现在手中,众生之力直接凝聚了一道神桥。
       “诸军听令,入旗!”
       一名身着甲胄的英灵朗声道。
       “是!!!”
       接着,一队队的陈家军英灵井然有序的踏入了战旗之中,那面旗帜像是一座深渊的入口,尽情的接纳着所有英灵。
       而原本平静的旗帜上,也开始逐渐逸散出强大的气息。
       片刻后,虚空中空无一人,所有陈家军英灵尽皆入了战旗内,周围附近逸散着的阴气,也在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着。
       看着手中的战旗,陈渊目光闪动,有了这些陈家军英灵,陈渊便算是又多了一张保命底牌,至少在面对化阳真人时,除了摩罗前辈外,他还有一战之力。
       只不过这张底牌算是消耗型的,之前与那位七杀殿的阎罗一战,消耗了差不多两万余英灵化为阴气。
       而若是以此类推的话,他至多再有三四次的机会能够匹敌炼神真人。
       不过,这些也已经足够了。
       人要知足,不能太过贪婪,有了这些英灵护道,足以让他安稳无虞的一直修行到化阳境界了,也不知这是不是大伯早就料定的事情。
       不过想来应该不是。
       因为收拢英灵不是那么简单的,脱离了沉血湖的阵法,需要以众生之力维持英灵不灭,而大伯应该不清楚他有调动众生之力的手段。
       毕竟他这几年一直没有出过陈家村,对外界不了解,他之前在陈家村的时候,也从未透露过这一点。
       至于卜算....
       应该...不会吧?
       “此战落幕,欲回京城吗?”
       皇屠刀内,摩罗的声音缓缓响起。
       陈渊缓缓摇头,以万民伞将陈氏战旗遮住,放入了天书空间内,接着轻笑着说:
       “方才那些英灵传音告诉我,这沉血湖中有一桩机缘不可错过。”
       “哦,竟有此事?”
       摩罗的声音有些惊诧。
       ——————
       有点少,兄弟们顶起来啊!!!
       哈哈哈....
       听说投的兄弟,一夜很多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pcctv.com。

/修真从龙珠世界开始/圆圆的南瓜/重生后,被五个大佬捡回家团宠/金二钱/没人比我更懂气运/大神之姿。
/超时空大土壕/知秋先生/开局娶了伽罗姐/雨冷松寒/狼与兄弟/纯银耳坠。
/平行宇宙里的铠甲勇士/感恩你我/被爱审判/卡卡不卡/逆道焚天:/熟到古子里。
/第一年夏/作家1lcjPx整齐划一的桌椅、琳琅满目的商品、络绎不绝的人群,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叫卖声、鼓掌声、叫价声,点亮了小剧场的气氛。
10月11日晚,我有一座气运祭坛在科学馆四楼会议室召开了学科教研组长、各年级各学科备课组长及学校考试命题中心成员会议。
会议由政教主任华东海老师主持。
华东海老师向全体团委学生会成员表示了衷心的祝贺,并指出第26届团委学生会要成为李中最出色的学生团队,必须做到以下几点:①严于律己,充分发挥模范带头作用;②高效工作,真正起到核心骨干作用;③坚持实事求是的作风,切实起到桥梁纽带作用;④牢记团队意识,充分发挥创新能力。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